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栏目导航
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国内沿海五大港口见闻:透过“窗口”看经济
作者:展航海运    发布于:2012-07-05 07:57:17    文字:【】【】【

国内沿海五大港口见闻:透过“窗口”看经济
港口是经济运行的“晴雨表”,“新华视点”记者近日走访上海港、宁波港、苏州港、广州港、连云港港等五大港口,透过这些“窗口”,触摸经济脉搏。

  港口:“以前是船等码头,眼下是码头等船”

  苏州港地处长江入海口咽喉地带,以3.8亿吨的年货物吞吐量位列国内内河第一大港。记者走访时,却未见到以往货轮成群等待进港的场面。几公里长的岸线放眼望去只有两三只小型货船在装卸货物,货场里鲜见运货车来往。

  “看一个港口景气不景气,只需看桥吊是否繁忙、靠港船只多不多、集装箱满不满就可,眼下的情况不算乐观。”苏州市交通局港口处处长徐明华指着远处江面对记者说,“经济好的时候,很多船到港后根本靠不了岸,必须在几里外就抛锚‘等位’,有时一等就要半天。”

  就在今年一季度,苏州港太仓港区的集装箱吞吐量还保持着30%以上的大幅增长,高于许多同类港口;然而5月份开始,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出现增速下滑,前5个月增幅比一季度收窄9个百分点。港口相关负责人预计,下半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可能在此基础上继续收窄。

  站在苏州港太仓港区和张家港港区的码头上,空气中飘来阵阵的木材清香味,仔细寻去,千余平方米的货场上随处可见堆放整齐的木材。“原来木材到港很快就被贴上标签,被下游企业和单位提走,现在是货到了一两周都没人提。”港口一位负责人说。

  “以前是船等码头,眼下是码头等船。”连云港港口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喻振东向记者表达了相似的感受。与国内其他许多能源类港口情况相似,在连云港港的码头周围,红色的铁矿砂和乌黑的煤炭堆叠在一起,数十台红色的大型桥吊略显“清闲”。

  “港口货物吞吐量增幅回落与我国外贸整体趋势是同步的。”在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大楼29层的会议室里,集团总裁诸葛宇杰对记者说,“总体运行平稳,但要看到外部风险犹存。”

  记者调研中发现,前5个月,多数港口经济运行基本平稳,但港口吞吐量增幅比去年同期普遍有不同幅度收窄。以连云港港为例,上半年吞吐量同比增幅14.56%,比去年同期增幅收窄近8个百分点;上海港预计今年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个位数,相比之下,去年这一数据接近两位数;前5个月,宁波港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10%,比去年同期增幅缩窄6.2个百分点。

  与之相比,也有部分港口显现出不同的气象。

  广州港集团副总经理蔡锦龙介绍说,前5个月,集团货物吞吐量同比增长13.6%,增幅比去年同期扩大了7.4个百分点。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17.7%。

  这种增长不但得益于广州港贸易产品丰富、结构较为合理,更得益于非洲、东南亚地区及俄罗斯等国家市场需求的增加,弥补了对欧贸易的不足,保持了港口平稳运行。 

在港口物流的另一端,大量依赖内外贸而生存的企业,“如鱼饮水”地感受着经济的温度。

  外贸占比达65%的义乌小商品市场,6、7月本该是欧美圣诞季的订单旺季,但记者来到这里时并未见到半年前客商熙熙攘攘、新品琳琅满目的景象,走在圣诞专区,偶尔能碰到几个采购商。

  “往年这个时候每天来询价的客人很多,现在要两三天才来一个。”商场圣诞用品销售大户恒泰工艺礼品公司的业务员王小霞对记者说,“今年下单的都是老客户,新客人很少,很反常。”

  商城集团分公司信息开发部经理张香梅介绍说:“前两年发展很快基数较大,相比之下,今年市场的经济指数、客流量和资金流量都在谷底。”

  这种情况在采访的企业中较为普遍,一些企业负责人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一位从事外贸童车批发的生产经营户对记者说,生意好的时候都是搞批发走量,现在只要有人来买零售也卖。“今年上半年销售额下降了50%还多,再这么下去摊位费都付不起,只能关门。”

  一些企业则选择“猫冬”,削减价格和利润渡过难关。浙江永泰圣诞彩条拉花厂的负责人陆建芝告诉记者,欧洲客户对价格越来越敏感,一些产品提价0.1美元,订单可能就“黄了”。“但毕竟还有一些老客户下订单,希望能一起熬过这个困难时期。”

  另外一些企业选择产品转型升级抢滩市场。小家电生产商深圳艾美特集团前5个月完成销售额同比增长24%。公司副总经理蔡正富说,自主创新研发的新型节能电扇销量短期内突破15万台。

  还有一些企业视眼下为海外并购的良机。为大众等汽车厂商配套的宁波均胜集团目前已完成对德国一家公司首期15%的并购。“中欧的中小企业有很强的‘基因适配度’,相互取长补短,才能走得更远一些。”公司副总裁郭志明对记者说。

  企业的喜忧反映了市场的景气度,对于未来我国经济的走势,经济学家汤敏说:“经济基本面未改变,但不确定因素在增多。”

  多家港口的负责人认为,随着国内投资拉动措施跟进,形势会有所改善。展望下半年,诸葛宇杰说:“不会立即好转,但也糟不到哪里去,平稳运行的可能性较大。”

  挑战依然主要来自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已成共识。世界银行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称,发展中国家需做好长期应对来自发达国家经济波动的严峻挑战。业内人士指出,两大风险需格外提防:

  一是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就在5月中下旬的短短十几天内,美国接连对我国输美太阳能电池和应用级风塔“发难”,征收反补贴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出警示,下半年全球新兴产业领域贸易摩擦或将加剧。

  二是外贸企业面临着“内忧外患”,这将对我国的制造业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以国内大型袜业企业浪莎袜业为例,据其董事长翁荣金介绍,由于融资成本、人工薪资、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以至于今年一季度“有订单也不敢生产,以免生产越多利润越薄”。

  观察:三大特征凸显 经济转型升级悄然显现

  港口吞吐量增幅普遍收窄,记者采访中却发现了不少亮点,这些特征折射出在经济环境不景气的倒逼之下,经济结构的变化。

  ——内贸好于外贸,表明内需“蓝海”广阔,经济的内生动力仍然较足。

  宁波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吴金坤说:“前5个月内贸吞吐量同比增长20.9%,增幅远高于全港10%的水平。”还有一些港口,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不断调整内外贸占比,内贸比例逐渐增加。

  “我国外贸依存度处在50%高位,容易导致世界经济打喷嚏我国经济就感冒,内贸挖潜不但能够有效规避国际因素造成的影响,也是我国以促内需为抓手的经济结构调整的必由之路。”汤敏说。近期,包括财政补贴节能家电消费、下调利息和存准率等在内的措施陆续出台,社会普遍认为,此时推出这套旨在扩内需的“组合拳”,对我国应对外界不利因素、稳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港口货物“吞”快于“吐”,折射出贸易结构优化,并且以技术升级引领产业升级的步伐加快。

  港口进口增幅有所扩大,伴随而来的是进口产品加速升级。上海航交所信息部经理顾云凤给出了一组数字对比:今年以来,我国贸易中附加值高的产品相对于劳动密集型产品贸易额有所增加。前5个月,电子、机械产品贸易额增幅超过9%;而纺织品等初加工产品为7%左右,且增幅逐月下降。

  伴随着港口“吞入”高附加值产品和高端设备,这些产品和设备大多“流入”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和开发区,形成产业集群。在江苏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和高新技术产业链令人耳目一新。在东电广电半导体设备有限公司,资深总监范笑籍告诉记者,到年底,全部设备将完成组装调试,届时世界最大平板显示器生产设备制造商将宣告正式落户昆山。

  ——能源港景气度不如“民生港”,投资拉动一支独大的弊端再次暴露,平衡“三驾马车”关系的紧迫性再次凸显。

  据顾云凤介绍,沿海港口铁矿石压港量近一亿吨,为历史最高,某煤炭大港煤炭压港近千万吨,为警戒水平。而宁波、广州港口在小商品贸易的支撑下,却显得较为繁荣。

  “政府投资应精细考虑投资效率和当前的可承受能力,并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领域。”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张二震说,“适度超前、效率较高的投资间接促进了消费、就业,但应选择公路、地铁等有利于提升长期后劲的领域,避免低效率和重复投资的陷阱。”

国内海运公司主要港口服务航线:广西防城—海口—湛江—中山—佛山—广州—东莞—深圳—汕头—厦门—泉州—福州—宁波—温州—上海—太仓—常熟—张家港—江阴—镇江—南京——扬州—泰州—南通—连云港—日照—青岛—烟台—天津—秦皇岛—锦州—营口—大连等 。

覆盖了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河北、天津、北京、江苏、浙江、上海、福建。广东、海口全境和广西、安徽等部分区域!

脚注信息